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:::

銀髮專欄

接納異己真不容易

  • 發佈日期:110-02-01

撰稿者:資深廣播人 陶曉清

懷抱感恩之心,是我經常在面對大眾演說或是在課程都會提醒的事,因為人生不如意十常八九,過去的生命經驗中,一定出現過無數次的危機,我們都在遇到之後,面對了,經歷了,如今才能共聚一堂,穿越過各種困難、辛苦、危機之後,還能安然坐在一起,歌詠我們的生命,而那些在當時幾乎無法承受的痛苦,哪一個不是在後來成為我們生命的養分呢?

 

我在前年出版的書「生命的河流」中,是以「人生七大危機」-出生、求學、青少年、大掙扎(追求對象、婚姻、工作)、中年、老年、死亡等七個危機為主幹,分別談到自己在這七大危機中的各種反思。我們每個人都一定會經歷這七大危機,只是因為個性不同,成長環境不同以及際遇不同,因此在面對時所採用的方式也一定不一樣。但是每次的經歷,其實也都是個轉機,端看你是如何面對它的。如果一直到現在一提起來就仍然是滿心怨恨,還是不停的抱怨著他人或是環境甚至是自己的話,那就表示至今你還沒能接納這個課題,你還需要加把勁!

 

我也看過許多人在談論當年挫折時,非但不是抱怨的語氣,反而以幽默、自我解嘲的態度開自己玩笑。在這樣的人身上,我看到了對生命全然接納的氣度,也欽佩他們的圓融,這是我一直努力的方向。特別是在我經歷了癌症的洗禮之後,認識更多的癌症病友,發現在面對疾病挑戰的時候,幾乎每個人都經歷類似的過程,在否認、憤怒、怨天尤人之後,進入接納的階段時,所有的療癒,才會在這個時候開始發生。

 

 

2000年開始,我有機會跟一群曾經的精神官能症患者,在治癒之後組成的志工團體一起工作。在跟大家一起看電影、唱歌、辦成長工作坊的過程中發現,所謂的「治癒」,並非不再發病,而是他就算再發病,他也知道這只是過程,他會願意面對並再次接受考驗,努力經歷這個過程,而不會像之前那樣害怕、焦慮、抱怨或逃避。我認為這就是真正的治癒,因為接納疾病是生命中的一部分。

 

從孩提時代起,我們都經歷過尋找同伴的歷程,如果有人意見跟我們相近,自然會願意多跟他靠近一些,但是遇到跟自己不一樣的觀念者,就自然會離他們遠一些。這是很人性化的行為,我們都比較容易跟「同類」相聚。在看電影或是看電視劇時,心中也會希望趕快知道誰是好人誰是壞人,這樣心才會定下來。在學校考試時,會有標準答案,那時候過日子就是靠著這些,才比較容易有安全感,過起日子來也比較簡單,照表操課就行。可是逐漸地隨著年齡增長,越來越感到迷惘,似乎這世上很難去區分誰是真正的好人或是壞人。並且發現所謂的壞人會有好的一面,而所謂的好人也會有壞的一面,再也沒有標準答案了!

 

小時候我們需要較多的安全感,是因為保護自己的能力不夠,需要靠外在的環境-其他的大人來協助我們成長。但是很多人在進入中年甚至老年之後,仍然需要類似孩提時代的安全感,於是基於感到不安全而產生了許多掌控他人的行為。

 

最常聽說的故事是媽媽對兒子或女兒交往的異性朋友不滿意(很奇怪,真的比較常聽說的都是媽媽不滿意,比較少爸爸不滿意),然後用盡一切招式想要拆散他們(很像灑狗血的八點檔連續劇劇情,但現實生活中的故事有時比戲劇還更加戲劇化)。我們大可以從各個不同的角度去猜測這位媽媽的心中的故事版本,然而不論是基於甚麼原因,最終在她心中的焦慮極可能是出於不安全感:擔心孩子以後可能會吃苦、擔心對方可能會拋棄自己的孩子、擔心門不當戶不對、擔心自己會被對方家庭瞧不起、擔心失去孩子的愛,擔心這、擔心那,表面的各種理由看起來都很充分,然而扒開來看,幾乎都是在照顧自己的不安全感。不知道這樣的媽媽有沒有想到過「當你一直照顧孩子的時候,那就表示他一直還沒長大,還沒有獨立自主的能力。」或是「我們相互依賴不願放開彼此,也不能給予對方做他自己的空間。」又或是「我不相信他是個獨立自主的個體,有能力為自己的行為負起責任來。」

 

如果以類似的題目來看我要如何「接納」這件事的話,我首先會探索這位媽媽此刻的心情,我猜測她一定非常混亂與不安,因為一直聽話貼心的孩子,怎麼會在談起戀愛時就變了個樣子?「我都是為你好啊!」的心情他怎麼一點都不能了解?我會先提出一些問題詢問她,以便了解她最不安的地方是什麼。如果她願意說也願意聽,那麼我們很可能有比較深入的談話,過程中我可能可以協助找到她擔心的真正關鍵何在。然後請她再進一步思考最適合自己的處理方案。如果對方只想說而不想聽,經過提醒之後仍然如此的話,我會把我觀察到的這個現象告訴她,如果我那時有著什麼樣的感受,我也會誠實的告訴她。比如:「我聽你說這些,我也感覺很難過、很焦慮。不過我也發現你此刻似乎並不想聽別人說話,所以我也感到無能為力。」並告訴她:「當你準備好聽的時候,或許我們可以再約時間來談。」正如前面提到過的,她還在抱怨階段,距離接納還遠得很呢!更因為這是她的生命,需要她自己去決定面對的態度。而我雖然希望她能儘早走出迷霧迎接新的生命階段,不過現階段我也只能帶著我對她的關心與擁抱自己的焦慮的情形下,接納目前的狀況就是如此。

 

來談談我和家人間的「接納」,在我的小兒子還居住在家時,偶爾會有他的同學、朋友來家中玩,有時候他們會離開家一會兒,說是去樓下小公園轉轉,我就知道他們是要去樓下抽煙了。關於抽菸這件事,我跟他曾經談過,我懇切地希望他能為了身體健康而戒菸。但是孩子也提醒了我,身體是他自己的,他很清楚知道他不是個煙槍,不會不停的抽菸,而他還挺享受抽菸的樂趣,所以我僅告訴他我當時的感受:「身為母親,我有責任提醒你,但已經成年的你有自己的主張的能力。我聽你這樣說,雖然有些不舒服,還是要告訴你我的關心,希望你身體健康,但是我也尊重你的決定。」再想了一下之後,我說出了我的界線,那就是當他還跟我住在停一個屋簷下時,基於健康的考量,我不要抽二手菸,所以不希望他在屋子裡抽煙。就這樣,從那時起,只要他跟朋友想要抽菸時,就會下樓去小公園抽了再回來。現在在他自己的家裡,也預備了空氣清靜器,當我要去探視他時,他一定早早就開了好幾天的機器,把屋子裡的煙味盡量過濾乾淨,以迎接我這個不願吸二手煙的媽媽。

 

我跟我的小兒子似乎就是因為接納了彼此間不同觀念、想法,雙方有更多的了解,才能面對彼此不同的觀點並和平共處。這是個不容易的功課,但是絕對是值得學習並經常練習、運用的功課!


作者簡介
陶曉清:1946年出生,臺灣資深廣播人,作家亮軒(本名馬國光)之妻,音樂人馬世芳之母。引領1970年代台灣民歌運動,被譽為「台灣民歌之母」。

最後更新日期:110-02-01

:::

最佳瀏覽解析度為1366x768以上,建議使用 IE 10.0 以上、firefox或 chrome 瀏覽器以取得最佳瀏覽效果